末法行相

末法行相

 

云何分辨?

 

回本頁

 

大寶積經毘利耶(精進)波羅蜜多品云: 〔節錄〕

爾時佛告舍利子:

 

『於當來世正法滅時。有諸菩薩摩訶薩。安住大乘。修行正勤波羅蜜多者。於是經典勤加修學。發大精進聽聞受持。書寫讀誦窮尋旨趣廣為他說敷揚開顯。爾時當有十障礙法。出現世間。諸有智者深當覺知。不應隨轉』。〔中略〕

 

『當來之世有諸苾芻。欣樂世間三種弊法。何等為三。一者欣樂追求世間衣鉢(傳承)。二者欣樂追求世間飲食(供養)。三者欣樂追求世間戲論綺飾文頌(表相)。如是障礙之法。諸有智者應當覺知不應隨轉』。

 

『又舍利子。當來之世正法滅時。有諸菩薩安住大乘。行毘利耶波羅蜜多故。於是經典。發勤勇猛增上精進書寫受持研尋讀誦。廣為他人開示演說。彼諸人等。當為諸魔之所執持。煩惱業障之所覆蔽。喜世間業。樂世間業。方便勤求世間事業。於世談論喜樂轉增。是名障礙之法。諸有智者應當覺知不應隨轉』。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頌曰。

 

正法滅時多障礙。當興種種惡魔業

 

於白淨法不修習。亦不樂求勝涅槃


薄少智慧具惡覺。不求安住於正法

 

備行種種非法行。遊諸惡趣定無疑

 

彼諸眾生臨命終。無有能為救護者

 

又彼親教及傳授。命終當墮三惡趣


百千拘胝那庾劫。為求世利涉諸苦

 

常為三火所燒然。云何令彼速解脫


我已證成無等覺。轉於微妙梵法輪

 

諸天世間不能轉。今故為轉度眾生


如是彼時諸群生。捨我世間難得法

 

習近惡魔諸品類。當受無邊極重苦


障彼習行施戒等。菩提聖道之因緣

 

若有精勤於佛教。當迷惑彼正道路


諸有聽聞如是法。宣說無我諸空理

 

安住此法正行時。惡魔當為彼障礙


謂此最勝此真實。於非勝實勝實想

 

反加謗毀佛正教。當知速墮於地獄


若有眾生於佛所。深起堅牢愛恭敬

 

聽聞如是正法已。歡喜隨順而稱讚
 

惡魔知彼既生喜。與諸眷屬同愁怖

 

便與種種驚畏相。於彼人所生留難


或當變作苾芻形。詐現相親竊言議

 

謂此非正菩提道。何故在此而奔趣
 

有諸眾生於是經。將發堅固住正勤

 

又被誘附而輕弄。用斯廢捨不修學


既被魔羅所惑亂。隨魔意轉而拘執

 

乃告此經非正法。便於寂滅永棄捨


彼又棄捨大導師。復不勤求無上法

 

又復發生我愛已。速疾趣彼地獄中


爾時當有少眾生。樂欲勤求此空法

 

不得和合同修習。乃各流散他方土


如是無上最勝法。諸當聞者皆輕毀

 

持法者怖遠逃避。是相當興未來世


此國全無持法者。遠方雖有未為多

 

縱有受持此經者。悉皆捐捨無諮問


世間依怙聖教中。如是甚深無上法

 

無量障礙在未來。了然猶如現在住
 

時有持法賢善者。不顧身命住空閑

 

修習演宣如是法。速疾往昇於善趣

 

 大正藏經第11No.0310大寶積經

 

勤學種種戲論。正法漸漸式微!

佛臨涅槃記法住經:〔摘錄〕

 

『世尊言,我涅槃後第十百年。吾聖教中戲論堅固。我諸弟子多勤習學種種戲論。捨出世間諸佛正教...不善修習身戒心慧...令正法滅』。

 

世尊所指〔戲論〕亦是瑜伽師地論卷第九十五所云:『有六種邪戲論。謂顛倒戲論。唐捐戲論。諍競戲論。於他分別勝劣戲論。分別工巧養命戲論。耽染世間財食戲論』。

 

佛臨般涅槃,似乎早已預知末法時期,精勤修學種種戲論者非常地普遍且甚為堅固,正法也漸漸式微,因此我們在修行過程中必須特別注意與觀察,除了〔信、解、行、證〕以外,亦應再〔證其所證〕,我們修習當中所證可能是周圍環境之人、事、物作用,或是靈通感應,或是神通變現,或是妄執顯現,或是身心變化,或是意識左右,或是境界示現,均必須〔再求證〕並檢驗其所證是否為《釋尊所宣說》之法,以免為諸多戲論造作所迷惑而誤入歧途。

 

虛空藏菩薩所問經〔節錄〕

爾時大虛空藏菩薩白佛言。世尊如來於無量阿僧祇劫之所積集。甚深難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於佛滅後誰當奉持。時彼眾中有六十俱胝菩薩摩訶薩。即從座起合掌禮佛。異口同音說伽他曰(頌云):

 

如來滅度後  我等悉皆能  不惜於身命  護持佛正法
捨一切名利  及離諸眷屬  不捨此正法  為證佛智故
毀呰及罵辱  麁言不善語  由護正法故  如此皆能忍

輕賤及掉弄  誹謗不稱讚  如此悉皆忍  為持此經故
當來諸苾芻  往相希名利  為魔之伴黨  於法為障礙
毀戒破法者  親近於俗人  貪著供養故  不專求正法
好習於外道  無知懷憍慢  自讚歎己身  惱亂寂靜者
棄捨阿蘭若  常樂無利言  好習惡術  計著於身見
或樂知僧事  與僧作留難  捨離於禪誦  交雜諸世務
常求於利養  不樂戒多聞  雖行於布施  心矞h雜染
計種種我相  但念於乞食  樂往白衣家  論說世俗事
田農諸俗務  貿易并販賣  好作如是事  自稱是沙門
堅執於諸有  計著種種見  聞說真空法  怖畏如深嶮
不信有業果  言無後世報  但作虛誑語  非法言是法
惡世中苾芻  自在力如王  於此末法時  我能持正法
於諸修多羅  不求亦不讀  各自師己見  執異互相非
所有深經典  與解脫相應  於如是正法  心皆不樂說
及樂世俗論  稱揚為希有  如斯惡人輩  不久滅正法
微妙甚深經  文義俱善巧  於彼惡世時  悉皆被滅壞
非法無道王  人庶皆流竄  於如是惡世  無不懷恐怖
我等悉皆能  處如是末世  護持佛所說  無上之正法
以慈於有情  設破於正法  亦起悲愍心  由持此經故
若見持戒人  起於貪愛心  我以憐念故  方便令棄捨
若見惡心者  謗毀於正法  為之起慈悲  令見我歡喜
隨力護彼人  不加惡語  亦不與之言  彼當自安住
復以四攝行  成熟彼等人  又令生警覺  省悟虛妄過
我當捨憒  住於阿蘭若  不親近俗務  猶如鹿自在
少求及知足  修行四聖種  住戒及頭陀  具禪定智慧
我當無間修  調柔靜解脫  若入於聚落  為說微妙法
若有求法者  令遠住空閑  寂嘿自修持  常安於法樂
若有於現前  作諸過失者  我為利眾生  當自觀身行
住法常寂靜  於敬與不敬  安住如須彌  不染世間法
我當為導師  苾芻毀戒者  來加以惡言  觀是自受業
亦不起報心  於他無害想  常住於正法  此非我應作
我是於沙門  彼無沙門行  聞我正教誨  則謗修多羅
或斷於耳鼻  亦不樂見我  若聞實警覺  則謗於正法
當來諸苾  受持正法者  為其作留難  不令聞正法
於王離間語  破壞於大眾  我等承佛力  皆今得聞法
當彼惡世時  寧捨於身命  為持正法故  作眾生利益
先知他意樂  後方共語言  當來大怖時  住是真實行
我問世間眼  法王光明尊  由持此經典  為得幾所福

 

大正藏經第13No.0404

 

Top